最好看的新闻,最实用的信息
04月16日 12.9°C-15.6°C
纽币 : 人民币=4.2866

“加沙没有无辜平民,全是恐怖分子“,她回国后改口,网民傻眼(组图)

2024-01-01 来源: 观察者网 原文链接 评论7条

综合《以色列时报》、路透社等31日报道,在被哈马斯释放回到以色列的一个多月后,21岁的法裔以色列女子米娅·谢姆(Mia Schem)近日在接受以媒采访时,关于其在加沙被哈马斯囚禁时期的生活,出现了迥然不同的说法。

谢姆是哈马斯首个公布的人质视频中的主角,因此在全球范围获得诸多关注。当地时间11月30日,她成为暂时停火期间被哈马斯释放的第七批人质之一。在被移交给红十字会时,谢姆当时称哈马斯对自己“非常友善”。

而一个月后,她在接受以色列电视台采访时改口,声称人质视频是自己被迫拍摄的,哈马斯武装人员不仅不给她吃饭,还“用眼神侵犯她”,哈马斯枪手的妻子和孩子也对她“充满敌意”。她还说,关押监视她的整个巴勒斯坦家庭都与哈马斯有牵连,“那里的每个人都是恐怖分子,无辜平民是不存在的。”

两次说法完全南辕北辙,令不少关注此事的网民感到费解。还有人更发现谢姆的话前后矛盾,“你在以色列第12频道上说,哈马斯给你做手术时没有麻醉;对13频道又说做了麻醉。到底哪个是真相?”

“加沙没有无辜平民,全是恐怖分子“,她回国后改口,网民傻眼(组图) - 1

当地时间10月16日,米娅·谢姆出现在哈马斯发布的首个人质视频中

根据当地时间周五晚上两个以色列频道播出的内容,谢姆回忆说,10月7日哈马斯发动突袭时,她正在以色列边境举行的音乐节上跳舞。在参与者四散逃跑时,她也带着朋友跳上了车,但车子被射中后开始着火,她的手臂也中了一枪。

谢姆声称,汽车爆炸后,她向一个人求救,但没想到对方是哈马斯武装人员。对方抓着她的头发,将她塞进了皮卡,随后来到了加沙地带。

进入加沙以后,在医院的某间“密室”中,有人给她的手臂戴上了夹板,“我确信他们要截掉我的胳膊”,但3天后她又被带进了手术室治疗。谢姆说,在手术第二天,她就被哈马斯要求拍摄了那个广为流传的首个人质视频。

“加沙没有无辜平民,全是恐怖分子“,她回国后改口,网民傻眼(组图) - 2

“加沙没有无辜平民,全是恐怖分子“,她回国后改口,网民傻眼(组图) - 3

两档节目视频截图

然后,她被带到一名据称是哈马斯枪手的家中,被关在一个黑暗的房间里,还被警告不能说话、不能动、不能哭、也不能被人发现,枪手就坐在她的床边守着她。

谢姆声称,“有一个恐怖分子全天候监视着你,他用眼睛……一种邪恶的目光侵犯你。我很怕会被强奸。这是我在那里最大的恐惧。”她补充道,“他的妻子和孩子们在房间外面。(我认为)这是他没有强奸我的唯一原因。”

但谢姆又称,枪手的妻子对她充满敌意,给丈夫送饭,但不给她吃的,“她太刻薄了,她的眼睛非常恶毒。她是个非常邪恶的女人。”

“她讨厌我和她的丈夫同处一室,所以一直戏弄我。”谢姆说,枪手还向她吐露,他并不爱自己的妻子。

而说起以色列对加沙地带的密集空袭,与其他获释人质的说法不同,谢姆在节目上表示,虽然空袭一度震碎关押她的大楼的窗户,她的耳朵被冲击波震得暂时失聪了3天,但她不害怕,并且仍然希望以军能够营救她,甚至一有机会就从浴室的窗户向外挥舞她的双手。

“爆炸让我感觉很好......他们(以军)没有忘记我。”谢姆说,“我想的是,如果我没有死在10月7日,我现在也不会死,我相信军队。”

她对第12频道回忆说,劫持她的哈马斯枪手曾哭着告诉她,他有两个朋友在以军空袭中丧生。“听到这个消息我很满意,但我装作很伤心的样子,我还安慰他。”

谢姆还说,关押监视她的整个巴勒斯坦家庭都与哈马斯有牵连,并称加沙的每一个人都是“恐怖分子”,“没有无辜的平民,一个都没有。”

为了佐证这一说法,她描述了一个情节:在没有食物的时候,这家最小的孩子拿着一袋糖果走进关押她的房间,当着她的面,打开袋子,关上袋子,再打开袋子,关上袋子,然后离开。

谢姆告诉以媒,从中她只感受到了“纯粹的仇恨”,并称这些家庭被哈马斯“控制”,他们的孩子从出生的那一刻起,就被灌输“以色列是巴勒斯坦的”,要求他们憎恨犹太人。

这两期采访节目,与谢姆早些时候所说的内容差异巨大,令不少网民咋舌。在获释的那天,她曾表示,加沙人很友善,哈马斯对她很好,食物也很美味,一切都很好。

“加沙没有无辜平民,全是恐怖分子“,她回国后改口,网民傻眼(组图) - 4

谢姆获释时的场景

在以色列节目中,她也被问到为何时隔一个月才接受采访,并且两次表态截然不同。谢姆声称,当时她觉得自己“不得不这么说”,现在接受采访是因为她认为“有必要反映真相”。

她说,“我想展示生活在加沙的人们的真实情况。他们是谁,我在那里经历了什么。让大家明白我经历了一场大屠杀,那里的每个人都是恐怖分子,这对我来说很重要。”

“加沙没有无辜平民,全是恐怖分子“,她回国后改口,网民傻眼(组图) - 5

诸多网民对谢姆前后两次说法的差异巨大感到不解

但这个解释依旧很难打消众人的质疑,尤其是她改口后的说法,与许多获释的以色列人质的说法大相径庭。“其他人质都说武装人员对他们很好,还和他们玩摔跤和纸牌游戏,但他们从未被要求接受第二次采访,媒体也完全不感兴趣。”有网民说。

“加沙没有无辜平民,全是恐怖分子“,她回国后改口,网民傻眼(组图) - 6

《纽约时报》、美联社等西方媒体此前的报道中,不少获释人质曾表示“哈马斯对他们非常友善”,尽管条件艰苦,仍尽可能地满足了他们的各种生活和医疗服务要求。

据英国“天空新闻网”报道,85岁的以色列老奶奶约赫夫德·利夫希茨是获得释放的头几批人质,离开时她和哈马斯蒙面武装人员握手告别,并解释称此举是因为“哈马斯对待人质非常友善”。

当时她的这番话在以色列引发轩然大波,但其儿子力挺母亲,并坚称母亲表达的是自己的真实想法,她绝不会按照别人的要求发声。

“加沙没有无辜平民,全是恐怖分子“,她回国后改口,网民傻眼(组图) - 7

在部分泰国人质获释后,泰国人质谈判小组代表勒蓬·赛义德博士接受英媒采访时曾证实,哈马斯对被劫持为人质的泰国公民照顾有加,在停火期间释放人质时也没有设置任何条件和限制,并反驳了哈马斯以“欢送”人质作秀的说法。

《每日邮报》一篇报道在总结获救人质的言论时称,很少有获救者会详细地叙述他们被劫持为人质的经历,偶尔有的一些分享也与谢姆的说法“不尽相同”。

报道提到,曾有人质表示,冲突刚发生的时候,大家的生活条件并不差,“最开始还吃鸡肉饭、各种罐头食品和奶酪”,但后来“菜单变了”,食物供应变得有限起来,药品也都用完了,人质分到的药不少是错误的。《每日邮报》对此指出,本轮巴以冲突爆发后,以色列实施全面封锁后,加沙开始出现食品、燃料和其他基本物资短缺。

还有网民关注到《以色列时报》中披露的一个细节,发现谢姆在两次以媒采访中说的话前后矛盾。“她对以色列12频道说自己在没有麻醉的情况下做了手术,但在13频道又说哈马斯对她进行了麻醉。谢姆,你能解释一下吗?”

“加沙没有无辜平民,全是恐怖分子“,她回国后改口,网民傻眼(组图) - 8

与此同时,30日,法国知名外科医生克里斯托夫·奥伯林(Christophe Oberlin)也在一档播客节目中称,谢姆手臂上的枪伤应该是按照外科手术的最佳标准进行治疗的,他认出了一名高级外科医生的签名。但谢姆的姨母之前一直对媒体称,做手术的是个“兽医”。

据英国网站“中东观察”(Middle East Monitor)介绍,奥伯林已经以志愿医生的身份为加沙希法医院工作了20多年,他曾率领近30个医疗队前往加沙援助。

对于谢姆的说法,争议不断。但现在看来,无论事实真相如何,她已经成为了一个“宣传标杆”。这两期以色列节目,正在各个以色列官方账号上火热传播着。

“加沙没有无辜平民,全是恐怖分子“,她回国后改口,网民傻眼(组图) - 9

截图自以色列政府官方X账号

“加沙没有无辜平民,全是恐怖分子“,她回国后改口,网民傻眼(组图) - 10

截图自以色列驻法国大使馆官方X账号

“加沙没有无辜平民,全是恐怖分子“,她回国后改口,网民傻眼(组图) - 11

“加沙没有无辜平民,全是恐怖分子“,她回国后改口,网民傻眼(组图) - 12

图自“打击反犹太主义运动”主席萨夏(Sacha Roytman)的X账号

今日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网站立场。
最新评论(7)
jiawei--414 2024-01-01 回复
你还活着,加沙两万民众,包括最少六千名儿童,六千名妇女,却在爆炸中凄凉的死去了
冻豆腐啊 2024-01-01 回复
以色列确实是一个没有道德和良知的国家
Petrel0919 2024-01-01 回复
说是个法国人,其实还是个犹太人。倒底哪个人会说真话?兽医只会给野兽(家畜)做手术
Emu2021 2024-01-02 回复
"用邪恶的眼神威胁",然后还给她动手术,看来哈马斯恐怖分子还是有人道的,盗亦有道,起码比起以军来说高出一大截。
Fan__Yang 2024-01-01 回复
她身上哪里有伤,她哪里像是矮了饿的样子,她这种工具人,迟早会被清算。


Copyright Media Today Group Pty Ltd.隐私条款联系我们商务合作加入我们

分享新闻电话: (02) 8999 8797

联系邮箱: [email protected] 商业合作: [email protected]网站地图

法律顾问:AHL法律 – 澳洲最大华人律师行新闻爆料:[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