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好看的新闻,最实用的信息
07月19日 14.0°C-15.4°C
纽币 : 人民币=4.3848

澳洲自由党内斗之五:莫里森与弗莱登伯格的友谊如何破裂?(视频/组图)

2024-02-12 来源: 澳大利亚广播公司ABC中文 原文链接 评论0条

本文转载自澳大利亚广播公司ABC中文,仅代表原出处和原作者观点,仅供参考阅读,不代表本网态度和立场。

詹姆斯·哈克(James Hacker):为什么我没有被知会?

汉弗莱·艾勒比爵士(Humphrey Applyby):内政大臣可能觉得没有必要知会你。

詹姆斯·哈克:为什么?

汉弗莱·艾勒比爵士: 也许他也不知道。或者他被告知你不需要知道。

詹姆斯·哈克:但是,我的确需要知道。

伯纳德·伍利(Bernard Woolley):显然,你需要知道这件事,当时并不被人知道,但现在知道了,这一事实现在为人所知了。

汉弗莱·阿普尔比爵士仍然兴致勃勃,而詹姆斯·哈克部长则一如既往地一筹莫展。

在堪培拉总理官邸的客厅里,莫里森总理和他的国库部长笑得前仰后合,看着剧中的汉弗莱爵士又一次用他那欺骗性的官僚主义把无计可施的哈克耍得团团转。

当时是2021年8月,斯科特·莫里森(Scott Morrison)和他的新“室友”乔什·弗莱登伯格(Josh Frydenberg)在经历了百年一遇的全球疫情大流行中漫长的一天后正在休息。

莫里森笑着说:“我们经常在晚餐时一起看《是,首相》(Yes, Prime Minister)和《是,部长》(Yes, Minister),我们从小就是这两部剧的粉丝。”

澳洲自由党内斗之五:莫里森与弗莱登伯格的友谊如何破裂?(视频/组图) - 1《是,首相》喜剧中的詹姆斯·哈克和汉弗莱·艾勒比爵士,以及莫里森总理和他的国库部长在 2021 年 3 月的一场澳式足球比赛中。(BBC / Instagram: Scott Morrison MP )

与澳大利亚东海岸的大部分地区一样,堪培拉也处于新冠疫情封闭状态。就连澳大利亚的总理和部长们也不能幸免。

莫里森说:“乔什和我一直是非常要好的朋友,乔什的家人不在身边,他的家人比我的年轻很多,我知道那段时间乔什会一个人坐在酒店房间里,而总理官邸有很多房间,我一个人在官邸里晃来晃去,一天晚上我打电话给他,我说,‘朋友,你为什么不来这里住呢?’”

“当时我们的工作关系非常密切,我在堪培拉时通常住在酒店里,” 弗莱登伯格说。“我们认为一起工作、一起住在总理官邸是在那段时间里能完成工作的一个切合实际的办法。”

澳洲自由党内斗之五:莫里森与弗莱登伯格的友谊如何破裂?(视频/组图) - 2
弗莱登伯格是联邦政府应对新冠疫情的关键人物。(ABC News: Nick Haggarty)

莫里森和弗莱登伯格不仅是长期的内阁同事。他们的关系远远超出了自由党党魁和副党魁的身份。他们还是亲密的朋友。现在,他们又成了总理官邸的室友。 

莫里森说:“我们在那里的时候,我也给他做了几道咖喱饭,他很喜欢吃。”

弗莱登伯格谈到他们看电视的情景时说:“我教他看澳式足球比赛( AFL),他也会不断教我看橄榄球比赛( NRL)。”

莫里森笑着说:“我在那儿还有一张台球桌,我和乔什经常在深夜打台球,我们的安保团队......就会打赌谁赢。”

这是一段政治与台球、谈话与咖喱、足球与友谊凝聚的伙伴关系。尽管莫里森与弗莱登伯格分享了这一切,也分享了住宅,但他并没有与弗莱登伯格分享一些事情,而这些事情日后将破坏他们的友谊。

就在三个月前,莫里森总理自己宣誓就任他的室友所担任的国库部部长。莫里森当时没有告诉弗莱登伯格,他们在总理官邸共处期间,他也没有提及此事。

汉弗莱爵士:为什么要让部长去想他不想知道的事情呢?

伯纳德:但如果他不知道有什么可问的,又怎么能问呢?

汉弗莱爵士:没错!

“面临经济深渊”

作为国库部长,弗莱登伯格是政府对疫情作出经济应对的关键人物。

“我们正面临着经济深渊。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nternational Monetary Fund)预测,全球经济的萎缩幅度将是全球金融危机的 30 倍,”弗莱登伯格说。

“澳大利亚国库部找到我说,‘部长,澳大利亚的失业率可能高达15%。

“这将导致200多万澳大利亚人失业。”

澳洲自由党内斗之五:莫里森与弗莱登伯格的友谊如何破裂?(视频/组图) - 3斯科特·莫里森在2021年5月宣誓兼任国库部长,但没有告诉他的国库部长。(ABC News: Matt Roberts / ABC News: Nick Haggarty)

2020 年,弗莱登伯格和莫里森推出了一系列澳大利亚历史上规模最大的经济刺激计划。

光是留工津贴项目(JobKeeper)就耗资890亿澳元。(国库部后来的一项审查显示,多达270亿澳元的资金被用于并没有像担心的那样因封锁而遭受巨大损失的企业)。

“经济干预的规模难以想象,” 莫里森说。“乔什和我......在这一工作过程中基本上没睡过觉。”

到2021年末,莫里森带领国家渡过了新冠疫情最糟糕的时期,弗莱登伯格也离开了总理官邸回到了墨尔本的家中,莫里森开始为新一年的大选做打算。

他曾用“奇迹”来形容自己在2019年大选中的胜利。

他的许多同事认为,这位年过半百的总理要想在2022年大选中获胜,需要上帝更多的保佑。

他们对联盟党在大选中的机会非常悲观,议会中的一些自由党人甚至向莫里森的副手求救。

弗莱登伯格说:“2021年末和2022年初,都有同事就挑战总理职位一事找我。”

澳洲自由党内斗之五:莫里森与弗莱登伯格的友谊如何破裂?(视频/组图) - 5尽管同事们鼓励他挑战领导权,但弗莱登伯格仍然忠于莫里森。(ABC News: Matt Roberts)

资深昆士兰议员沃伦·恩奇(Warren Entsch)回忆道:“我就对乔什说,‘也许现在是你拍拍他肩膀的时候了。’”

西澳自由党议员肯·怀亚特(Ken Wyatt)也鼓励身为国库部长的乔什站出来。

“我对他说,‘鉴于党内现在开始出现分歧,你的领导会给党带来稳定。你能把手举起来吗?’”

澳洲自由党内斗之五:莫里森与弗莱登伯格的友谊如何破裂?(视频/组图) - 6
肯·怀亚特是认为弗莱登伯格成为总理可能会改善联盟党在2022年大选中的前景的人之一。(ABC News: Ryan Sheridan)

但弗莱登伯格回绝了恩奇、怀亚特和其他希望他与莫里森一决高下的人。

他不想助长“总理旋转门”的风气,这种风气一直困扰着政坛朝野双方,并让公众对两大政党感到失望。

弗莱登伯格说:“我不认为澳大利亚应该在短短六年内迎来第四位总理,或者在短短十一年内迎来第七位总理。

“是时候结束这种状况了,应该有一位总理可以从任期开始做到任期结束,这位总理就是斯科特·莫里森。”

澳洲自由党内斗之五:莫里森与弗莱登伯格的友谊如何破裂?(视频/组图) - 7
弗莱登伯格说,他不想助长自2010年以来一直困扰澳大利亚政坛的领导层不稳定。(ABC News: Ryan Sheridan)

弗莱登伯格的同事们尊重他对莫里森的忠诚,即使这会让他和他们付出政治代价。

塔斯马尼亚自由党议员布里奇特·阿彻(Bridget Archer)说:“我认为乔什为他的忠诚付出了高昂的代价。”

在2022年大选中,这个代价最终竟是弗莱登伯格自己的选区——位于墨尔本富裕内东区的蓝带选区库永(Kooyong)。

自 1945 年以来,库永一直由自由党把持,而弗莱登伯格则自2010年以来一直把持该选区席位。2022年大选中,独立候选人莫妮卡·莱恩(Monique Ryan)赢下了库永选区。

这次失利对乔什·弗莱登伯格来说很难受。许多人都期望他能像他在库永的前任罗伯特·孟席斯爵士(Sir Robert Menzies)和安德鲁·皮考克(Andrew Peacock)一样成为党内领袖,如果运气好,还可以成为总理。

现在,这个梦想破灭了。

“信任关系”

就在大选失败三个月后,这位前国库部长又遭受了沉重打击。

《澳大利亚人报》的一篇报道披露,斯科特·莫里森作为总理,于2020年3月宣誓就任卫生部长和财政部长,而当时正是疫情爆发的初期。

虽然卫生部长格雷格·亨特(Greg Hunt)知道莫里森的这一举动,但他的同事、财政部长马蒂亚斯·科尔曼(Mathias Cormann)却没有被告知。

在这一重磅消息发布三天后,又有披露称,莫里森还宣誓就职于其他部委,包括弗莱登伯格的国库部。

时任总理莫里森没有通知相关部长,包括他忠诚的副手。



弗莱登伯格和莫里森反思了总理兼任多部部长丑闻如何影响了他们的关系

斯科特·莫里森在谈到宣誓就任国库部长和内政部长时说:“这是我们某天临时做出的决定。

“老实说,后来我就不记得了,因为[这些权力]从未被使用过,也从未行使过。所以是的,我对此感到遗憾。

“我与他之间是一种信任关系。他支持我,我也毫不含糊地支持他,”弗莱登伯格说。

“当我发现他担任了国库部长一职时,我深感失望。”

伯纳德:汉弗莱爵士,这有点掩盖事实,不是吗?

汉弗莱爵士:当然不是的,伯纳德。这是为了国家利益而行使的负责任的自由裁量权,目的是防止不必要地披露有明显正当理由的程序,因为在不当时候披露这些程序会严重损害公众的信心。

也许莫里森已经把汉弗莱·阿普比爵士的忠告铭记于心,这位老谋深算的公务员曾经说过,“也许有些事情部长最好不要知道”。

澳洲自由党内斗之五:莫里森与弗莱登伯格的友谊如何破裂?(视频/组图) - 8

斯科特·莫里森表示,他后悔没有告诉弗莱登伯格自己已宣誓就职国库部长。(ABC News: Harriet Tatham)

莫里森说:“我向乔什道了歉,我们重新建立了联系,成为了你所能希望的好朋友,这就是我们现在的关系。”

弗莱登伯格说:“这影响了我们之间的关系,直到今天仍然如此。”

本文转载自澳大利亚广播公司ABC中文,仅代表原出处和原作者观点,仅供参考阅读,不代表本网态度和立场。

今日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网站立场。
最新评论(0)
暂无评论


Copyright Media Today Group Pty Ltd.隐私条款联系我们商务合作加入我们

分享新闻电话: (02) 8999 8797

联系邮箱: [email protected] 商业合作: [email protected]网站地图

法律顾问:AHL法律 – 澳洲最大华人律师行新闻爆料:[email protected]